<optgroup id="uktur"></optgroup><optgroup id="uktur"></optgroup>
  • <menuitem id="uktur"></menuitem>
    <li id="uktur"></li>
    犀牛寨的炊煙
    您的位置:武隆網 > 文化 > 正文   |   2019-02-20

      ◇王劍冰

      走進犀牛寨的時候,寨子里響起歡快的蘆笙和歌兒,然后是米酒,杯杯都含著土家族的親切與熱情。眼前都是老宅子,斑駁的墻壁、翹角的灰瓦、黑色的柱石,自然的氛圍。一級級石階上去,大院里正打糍粑,木槌砸得砰砰有聲。最后端上來,好個滋味!

      家家外墻掛著紅黃的辣椒和玉米,擾人眼睛,而屋子是可以隨便進的,推開一個門,分明一個聲音在暗處迎來:過來坐嘛。大山特有的聲調,聲調里特有的熱情。再經過另一小門,一個女子當門坐著,床上一位老人,也是熱情的聲音:進來坐嘛。我不再懷疑,我走進了一個真實的山寨,充滿情味的山寨。

      走進一間,一圈低矮的長凳圍著一個地坑,地坑里有燒過的炭灰,炭灰上面是被高吊在梁上的熏黑的鋁壺,梁上還吊著幾塊熏制的臘肉。讓人想到這是聚會的場所,無論家人還是客人都會圍坐在這個火塘前,邊喝著自制的土茶,邊扯著話。

      屋里的門一個個開著,桌上擺著茶碗和其他用具,墻上貼畫已經變黃,對聯和中間的福字倒還新鮮。高凳和矮墩上,隨意搭著衣物,鍋臺和用具卻收拾得整齊。穿過廚房走出后門,迎面是一位白凈姑娘,見了說:坐嘛。這是你家?奶奶家,奶奶過壽,專門回來的。我想起來,剛才從窗口望見一個臺子,背景墻上一個大大的壽字。問她是不是這寨子生人,她點了點頭。聊起來,姑娘說她叫陳蘭蘭,在武隆區上班。她穿著得體,說話落落大方,是那種見過世面的姑娘。她告訴我這個寨子只有二百多口人,年輕人大多出去了,老人做壽,才各自趕回來。

      老屋后面是一處斜坡,坡下一條小路,小路旁流水潺潺。順著小路和流水上去,這里那里散落著清一色吊腳樓,油綠的蔬菜和莊稼簇擁前后。山邊更是植被繁茂,灌木夾雜隨性的野樹,野樹間此起彼伏著鳥叫。可以說,每一座吊腳樓周邊都散發著原始的韻味。

      看到一處冒著淡淡的炊煙,尋了去,原來是搭有戲臺的院子。院子一側,轉著圈盤了十口大灶,正熱火朝天吐著濃香。

      老屋里有人打麻將,鬧鬧嚷嚷,有人在玩牌,同樣鬧鬧嚷嚷。小孩子瘋跑瘋鬧,不把大人的嗔責當回事。從外面請來的鄉間演出隊,正在臺上張揚熱情。

      這時一個學生模樣的女孩看著我說,剛來嗎?找個地方喝茶。這是個濃眉大眼的女孩,上初三了,在桐梓讀書。我知道這樣的寨子別說中學,連小學都不可能有,因為六個寨子才組成一個村委會,便問她上學的地方有多遠,她說不清楚。女孩說是專門請假為姥姥過壽的。想起那個陳蘭蘭說的奶奶,便問她姥姥的大號,她說姥姥叫高仕明。

      女孩又指給我要做八十大壽的姥姥,姥姥坐在一個墻角,還有八十八歲的姥爺,手里拿一根長長的煙袋,也神情悠然地坐著,旁邊的人你一言他一語地說著話。我湊上去,他們讓我坐在一個凳子上,看到一位滿口白牙的老太,問她高壽?說七十歲,我露出驚奇的表情。這群人就笑,說何凱索七十一了,高氏民八十,還有傳紫桂,八十二歲。他們互相指著,說著,笑著。沒想到,還是個長壽村。

      唱主角的兩位老人已經坐在了臺上,隨著主持人的召喚,老人的兒孫一批批上臺去敬賀。然后仍是熱鬧的歌舞。一桌桌開始上菜,煮竹筍、蒸臘肉、炒海椒、燉土雞還有清蒸野蛙,都是農家土菜。

      那個小女孩又看見我了,走過來說坐那里吃飯呀,我告訴她在村長家吃了。她走到一個桌前端來一杯水,我笑著感謝了。她說,你剛才問我學校有多遠,我問了,三四十里吧,得坐一小時的車。有車嗎?女孩說每天都有城鄉公交,這里是終點。我說上高中會離這里更遠吧?她說那要到武隆去了。上大學呢?上大學,我想去最近的重慶。女孩揚著頭遐想一般。那不更要遠離犀牛寨嗎?是呀,可又有什么法子呢?只有趁假期多回來看看。她露出不舍的神情。

      我望著四圍的大山,那山像一個巨大的漏斗,犀牛寨就在漏斗的底角。在這武陵山區,不少寨子都是在大自然賜予的天坑地縫間。我問為什么叫犀牛寨,女孩伸手一指,說看見對面半腰有個洞嗎?那就是犀牛洞,鉆過犀牛的。我知道這只是傳說。女孩還在說著,聽姥爺說,以前寨子里的人在里面躲過強盜。

      女孩很健談,大概也是看我對什么都好奇,便又說,你不知道吧?我們寨子下面是個好大好大的溶洞呢。我吃驚了,好似沒有聽清楚,說是嗎?女孩歪著頭瞪著眼睛,說出一句重慶土話:哪個耍你不得?語氣十分肯定,實際上洋溢著一種得意的神情,隨后又加上一句:這溶洞有好多個洞口哩。接著朝犀牛洞隔溝相望的地方一指說,你能看到那個寨洞嗎?寨子里用的水都是那個洞里流出來的。我想起剛才看見的流水,流水流過田間和老屋,經過一叢竹林,在山下聚成一個碧綠的湖。她笑著說,你要春天來,這里到處都是花,比現在還好看。

      半山起了云霧,云霧似從犀牛洞吐出,而且越吐越濃,最終吐成萬千氣象。于是我就相信,這絕對是塊寶地,這個地方的人享受著愉悅的風聰穎的水,享受著一座龍宮一般的巨大空靈,怎么能不快樂長壽?

      絕壁千仞,空谷幽深,云霧繚繞的山寨越來越遠,覺得是遠在了天上。

      那老調的歌謠響起來:“太陽啊,你烈啊,你讓汗水在我身上流啊;大山啊,你陡啊,你讓我好難翻喲;山上的路,你長啊,你要我一輩子去走啊!”在以前,通往外界的路是沒有的,只有疊石小道,外邊的人難進來,里邊的人難出去。犀牛寨堅持下來,堅持了不知多少歲月,終于,他們的子孫能走出去了,去做想做的事,但還是常回來,來尋他們的根。

      現在更多的山外人知道了路,知道了犀牛寨,知道了地下溶洞的秘密,不斷地來尋這世外桃源。

      這世外桃源還有一個名字:天生村。

      (本文于2019年2月13日《人民日報》刊發)

    [打印]

    [責任編輯: ]

    贵州快3走势图基本走势图
    <optgroup id="uktur"></optgroup><optgroup id="uktur"></optgroup>
  • <menuitem id="uktur"></menuitem>
    <li id="uktur"></li>
    <optgroup id="uktur"></optgroup><optgroup id="uktur"></optgroup>
  • <menuitem id="uktur"></menuitem>
    <li id="uktur"></li>
    极速时时是否有假 捕鱼每天送1万金币 时时彩51计划网 重庆时时彩是骗局 0304牛牛提现版 vr3分彩历史开奖结果 极速赛计划一天36轮 浙江体彩飞鱼开奖网站 金博棋牌 大发一分时时彩开奖